「起」 一

是有很久没有到过这里了。这里象那些无眠的夜晚一样,长满了杂草。
一个人失去音讯通常只有两种原因,要么是过得太好,要么是过的太不好。细数去日,我自然是前者。命运依旧是待我以优厚和恩宠,继续给予我健康,亲人,爱人,平安,阳光空气食物⋯⋯这些往往被忽略的,却对生命质量至关重要的财富。即使我仍然难改旧习,对于一些回想起来不值一提的小事常常暴躁,粗口,耿耿于怀,以至于情绪跌宕。

翻看旧时七堇年的文字,发现和现在的自己很吻合。这里就像是无人打理的后花园,虽然偶尔会来看看,但是时间越久,休整的热情就越低,干脆放任杂草肆意生长。

这两个月以来发生了不少事情,答辩,毕业晚会,毕业旅行,毕业典礼,搬家滚蛋至今,我过朝九晚五的生活都已经有三周之久。正如七堇年的文字所说,这三个星期我过得很好,有亲人相伴,在暴雨中平安,享受阳光空气食物。

虽然近一周来帝都阴雨连绵,但是并不会影响人们出游的好心情,暴雨后的第二天教主等一行人就奔赴后海了。前几天在一个无雨但是闷热的傍晚我和高中同学去了一趟西单,说来甚是惭愧,西单这个地方我在北京这四年都没有专程来过,只有路过。听说这里美女很多但是因为没有戴眼镜所有没有细看,只是吃完晚饭在国家大剧院、天安门广场和前门逛了逛,很久没有过这样悠闲的生活。

夜了,就写这么多吧。明天,又会有一个新的晨曦。

一个新的开始。

0%